裁判文书公开是依据国家有关法律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有关规定,相关事宜请与各审判法院联系。
河南省登封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登民一初字第2214号
原告孟庆雷,男,1983年7月27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孟宪锋,登封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
负责人王汉有,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增军,河南春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罗依莱市政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温元华,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秦海渠,男,汉族,。
被告张保在,男,1946年4月29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梁卫卫,男,汉族。
被告马连巧,女,1944年12月10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梁卫卫,男,汉族。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市分公司。
负责人赵国志,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军民,河南先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富森,男,1969年3月27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李现伟,男,汉族。
原告孟庆雷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上海罗依莱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依莱公司)、张保在、马连巧、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张富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孟庆雷的委托代理人孟宪锋、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孙增军、被告罗依莱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秦海渠、被告张保在和马连巧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梁卫卫、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军民、被告张富森的委托代理人李现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3年5月20日21时30分许,原告驾驶豫AB296G轻型自卸货车沿大练237省道由西向东行驶至142KM+400M路段,与头东尾西停放在道路南侧的张卫星驾驶的豫C98369重型罐式货车尾部相撞后又与停放在道路南侧张福安驾驶的豫CC6736重型罐式货车尾部相撞,致原告及乘车人张克锋受伤,乘车人张彩霞及张卫星死亡。经登封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郑公交认字(2013)第0023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告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张卫星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张福安、张彩霞不承担事故责任。豫C98369重型罐式货车登记车主为被告罗依莱公司,在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张福安驾驶的豫CC6736重型罐式货车登记车主为被告张富森,在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张保在和马连巧系张卫星的继承人。请求判决被告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被扶养人生活费、车辆损失、二次手术费、残疾赔偿金、残疾用具费等共计245885.5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辩称:1、原告的医疗费超出交强险分项限额的部分,我公司仅承担医保范围内的费用;原告的被扶养人生活费计算方式错误,应当乘以伤残系数21%;误工费应当按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护理费应按照农业职工平均工资标准计算;营养费应按每天10元计算;残疾赔偿金应当按照农村标准计算;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过高,应以10000元为准;2、本次事故造成多人受伤、死亡,应当为其它受害人保留适当的份额;3、我公司承保车辆在本次事故中承担次要责任,应当扣除交强险承担的赔偿数额后,我公司在商业险部分仅承担30%的赔偿比例;4、我公司不承担诉讼费、鉴定费等间接损失。
被告罗依莱公司辩称,对损害事实无异议,对损失的计算标准、计算方法请求法院依法确定。
被告张保在、马连巧辩称,张卫星突然去世其未留下任何遗产,并且张卫星也属司机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辩称:1、我公司在事故中车辆无责任,不应承担赔偿责任;2、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赔偿;3、依照保险合同约定,鉴定费、诉讼费我公司不承担。
被告张富森辩称,我方愿意承担次要责任,请求法院依照法定的标准判决。
原告向本院提供6组证据:第1组是事故认定书,证明张卫星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第2组是住院证、诊断证明、出院证、病历、医疗费发票、后续检查票据,证明原告住院81天,花去医疗费148700.14元,后续检查费花去480元;第3组是行车证、车辆损失估价鉴定结论书,证明原告的豫AB296G车辆的损失为22670元;第4组是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证明原告从事道路运输工作,其误工费应按交通运输业的平均工资标准计算;第5组是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原告右股骨及右踝关节损伤的伤残等级为十级,左踝及足部、左膝关节损伤的伤残等级为九级,二次手术费为16000元;第6组是停车费、吊车费、拖车费、评估费、鉴定费发票以及张东生出具的装卸费、拉货费证明,证明原告花费施救费6720元、评估费1230元、鉴定费800元。
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对原告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第2组病历显示原告为农民,应按农村标准进行赔偿,医疗费仅承担非医保用药;对第3组车损估价鉴定结论书有异议,系单方评估并且也未附评估机构和人员的资质证明;对第5组证据有异议,未通知保险公司参加,并且二次手术费过高;对第6组证据有异议,吊车、拖车费属间接损失我公司不承担,装卸费未提供正式发票,并且也属间接损失我公司不承担,评估费发票未显示开票日期且发票代码显示为2012年票据,属间接损失我公司不承担,鉴定费我公司不承担;对其它证据无异议。
被告罗依莱公司对原告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1、原告属农村居民,赔偿标准应按照农村标准赔偿;2、精神抚慰金计算不正确,不能按九级和十级伤残简单相加;3、被抚养人生活费应按伤残级别进行折算;4、损失计算方法应按照总损失的30%计算;对其它证据无异议。
被告张保在、马连巧对原告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同上。
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对原告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同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的质证意见。
被告张富森对原告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损失的计算方法不正确,应按照总损失的30%主张。
被告罗依莱公司向本院提供驾驶证、行驶证和保险单各一份,证明张卫星驾驶的车辆在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
原告及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被告张保在、马连巧、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被告张富森对被告罗依莱公司所举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张富森向本院提供驾驶证、行驶证和保险单,证明张福安驾驶的豫CC6736重型罐式货车在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
原告及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被告罗依莱公司、被告张保在、马连巧、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对被告张富森所举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被告张保在、马连巧、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均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本院认证情况:原告提供的第6组张东生出具的装卸费、拉货费证明无正式发票,且证人张东生也未出庭接受询问,故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提供的其它证据以及被告罗依莱公司、被告张富森提供的证据均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3年5月20日21时30分许,原告孟庆雷驾驶豫AB296G轻型自卸货车沿大练237省道由西向东行驶至142KM+400M路段,与头东尾西停放在道路南侧的张卫星驾驶的豫C98369重型罐式货车尾部相撞,豫C98369重型罐式货车又先后与车前面正在冲洗玻璃的张卫星、停放在道路南侧张福安驾驶的豫CC6736重型罐式货车尾部相撞,致原告孟庆雷及豫AB296G轻型自卸货车乘车人张克锋受伤、张卫星及豫AB296G轻型自卸货车乘车人张彩霞死亡、三车损坏。经登封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郑公交认字(2013)第0023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本次交通事故的形成原因:1、原告孟庆雷驾驶载物超过核定载质量的机动车未在道路中间通行,夜间行驶未降低行驶速度;2、张卫星驾驶机动车临时停车妨碍了其他车辆通行。原告孟庆雷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张卫星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张福安不承担事故责任,张彩霞不承担事故责任,张克锋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孟庆雷受伤后在登封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81天,花费医疗费共计149660.14元。经郑州嵩山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孟庆雷右股骨及右踝关节损伤的伤残等级为十级,左踝及足部、左膝关节损伤的伤残等级为九级,二次手术费共需约16000元。经登封市顺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原告孟庆雷的豫AB296G轻型自卸货车车辆损失为22670元。原告孟庆雷花费吊车拖车费3000元、停车费720元、评估费1130元。
另查明:1、原告孟庆雷的被扶养人有其长子孟浩杰(8岁)和次子孟成杰(2岁);2、2013年河南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2398.03元,2013年河南省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为5627.73元,2013年河南省交通运输业职工平均工资为44421元,2013年河南省居民服务业和其它服务业职工平均工资为29041元(79.56元/天);3、张卫星驾驶的豫C98369重型罐式货车所有权人为被告罗依莱公司,该车在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4、张福安系被告张富森雇佣的司机,被告张富森系豫CC6736重型罐式货车的所有权人,该车在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5、受害人张克锋及张彩霞的亲属、张卫星的亲属已另案起诉。
本院认为,一、关于事故责任的划分比例。本次事故中,原告孟庆雷驾驶载物超过核定载质量的机动车未在道路中间通行,夜间行驶未降低行驶速度,是造成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张卫星以及张福安驾驶机动车临时停车妨碍了其他车辆通行,是造成本次事故的次要原因。根据三方的过错程度及对本次事故原因力的大小,本院酌定由原告孟庆雷承担60%的事故责任,由张卫星和张福安各承担20%的事故责任。登封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作出的郑公交认字(2013)第0023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福安不承担事故责任,对该责任划分部分本院不予采信。二、关于原告的各项损失数额。原告孟庆雷因交通事故受伤,其主张的赔偿项目和计算标准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认定如下:医疗费149660.14元、二次手术费16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430元(30元/天×81天)、营养费1215元(15元/天×81天)、误工费17159.7元(根据原告的病情,参照出院医嘱,酌定出院后休息60天,121.7元/天×141天)、护理费6444.36元(79.56元/天×81天)、交通费酌定为800元、残疾赔偿金94071.73元(22398.03元/年×20年×21%)、被扶养人生活费15363.7元(5627.73元/年×21%×(10年+16年)÷2人]、精神抚慰金酌定为10000元、车辆损失22670元、吊车拖车费3000元、停车费720元、评估费1130元,以上各项共计340664.63元。三、关于赔偿责任的承担。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损失超出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由各保险公司在各自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多人伤害的,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各分项限额内按各受害人的损失占总损失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不足的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按事故责任比例承担。本次事故中三车相撞,致两人死亡两人受伤三车损坏,故承保该三辆机动车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应当分别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对本车人员以外的“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应当在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内按比例赔偿原告9832.54元,在交强险伤残赔偿限额内按比例赔偿原告12366.15元,在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按比例赔偿原告1900.07元。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应当在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内按比例赔偿原告9832.54元,在交强险伤残赔偿限额内按比例赔偿原告12366.15元,在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按比例赔偿原告1369.4元。对超出交强险限额的损失291147.78元,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和被告人保财产许昌市分公司应当分别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按20%的比例承担58229.56元。原告的评估费和停车费计1850元不属于保险公司赔偿范围,应由被告罗依莱公司和张富森分别按20%的比例承担370元。
综上,被告人保财险洛阳市分公司应当赔偿原告孟庆雷82328.32元,被告人保财险许昌市分公司应当赔偿原告孟庆雷81797.65元,被告罗依莱公司和被告张富森应分别赔偿原告孟庆雷370元。原告请求被告赔偿245885.5元,超出本院认定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孟庆雷82328.32元;
二、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孟庆雷81797.65元;
三、被告上海罗依莱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孟庆雷370元;
四、被告张富森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孟庆雷370元;
五、驳回原告孟庆雷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730元,鉴定费800元,共计2530元,由原告孟庆雷承担930元,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洛阳市分公司承担80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市分公司承担8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之次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一式十五份,上诉于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之日起七日内向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交纳上诉费,并将交费凭证交本院查验,逾期视为放弃上诉。
审 判 长  袁二辉
人民陪审员  刘国斌
人民陪审员  郭淑丽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张根生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登封市人民法院